對面村有色金屬冶煉廠內代償,工人正在燒制鋁錠。/晨報記者 肖允
  “又被毒氣毒死了一棵……”11月13日,浦東新區對面村永安公墓內,負責綠化的老曹從泥土裡拔出一棵乾枯發黃的樹苗,喃喃說道。莊臣老曹所說的“毒氣”,源自一牆之隔的有色金屬冶煉廠。當地居民反映,每到夜色降臨時,一股股黑煙從冶煉廠冒出,方圓數百米籠罩在一片嗆人的異味中,這種情況已經存在了多年。
  近日,晨報記者兩度進入廠區暗訪,發現異味源自工人土法冶煉鋁錠。對此,浦東新區環境監察支隊已責令該公司確保今年年底前完成3個熔鋁車間的關設計裝潢閉或搬遷。
  [各方反映]
  附近花店樹木成片枯死 廢渣傾倒處寸草不生
  對面村位於浦東新區川沙西北角,毗鄰唐鎮。50歲的張君(化名)在對面村負責環境和綠化養護已有20年,一談起冶煉廠的“西裝毒氣”,他就不住地搖頭:“秋冬季節的下午5點左右,天色一變黑,一股股濃煙便從冶煉廠的廠房裡冒出,熏得人受不了。冶煉廠還把一些廢渣傾倒在廠區附近的泥地上,這些廢渣不僅帶有一股異味,而且傾倒過的地方寸草不生。”
  當地居民反映,這種情況已存在差不多十年了,每到晚上就會聞到怪味,一年裡也就過年那幾天工廠停工時不會聞到味道。如果風力強的話,這股刺鼻異味甚至能飄散到幾公裡外的新建居民區。“這個味道聞多了,喉嚨極度不舒服,胸口悶,喘不過氣,頭也暈。”
  還有居民稱,最近幾年,村子里有多人罹患腫瘤疾病,以中老年人居多。雖然至今沒人說得清這些人發病的原因究竟是什麼,但居民還是擔心,煙霧中含有的化學物質可能是誘發疾病的原因之一。
  對面村永安公墓與冶煉廠只隔了一堵圍牆,56歲的老曹是公墓的一名保潔養護員,他告訴記者,由於白天公墓有人祭掃,因此冶煉廠為了掩人耳目,不敢明目張膽地排放濃煙,到了傍晚時分,公墓關閉後,冶煉廠便開始產生刺激性的煙氣。“你仔細觀察可以發現,公墓里的墓碑有一個明顯特點:越是遠離廠區的墓碑,上麵灰越少,越是靠近廠區的墓碑,上面積的灰越厚,而且灰裡面含有油膩的物質,很難擦拭乾凈。”老曹說,每逢清明、冬至等祭掃高峰時節,公墓工作人員不得不全部出動,擦拭清理墓碑上的積灰。
  除了飽受灰塵困擾外,更讓老曹揪心的是,公墓里綠化帶的樹木成片枯死。“越靠近廠區的樹枯死情況越嚴重;樹齡越小的樹枯死概率越高,可能是因為大樹的抵抗力較強的緣故。”
  老曹心疼地說,公墓每年需要更換的枯死樹苗多達1000棵,最多的一年高達2000棵。此外,冶煉廠還偷偷將廢水排至公墓內,“也不知道水裡有沒有不利樹木生長的化學物質”。
  [記者暗訪]
  異味源自鋁錠冶煉車間 吸入黑煙胸口隱隱作痛
  11月13日下午1時許,記者來到對面村有色金屬冶煉廠。整個廠區呈“L”形,冶煉車間位於“L”的最末端處即廠區的最深處。
  冶煉車間十分簡陋,與其說是一個車間,還不如說是一個用磚瓦搭建的半露天臨時棚。棚前空地上,閃爍著白色光澤的金屬絲堆積如山,棚內的冶煉工具也很簡單:一口直徑約80釐米的坩堝,一座以煤塊為燃料、直徑約1米的地竈,一支大勺,一排模具。在隔壁一間屋子裡,已經成型的金屬錠整齊堆在一角。
  一名看上去60歲左右、皮膚黝黑的老者正在整理金屬絲。他先將金屬絲拖至靠近坩堝處,然後將金屬絲堆砌得整整齊齊。
  記者問:“這個金屬絲是什麼?”“鋁絲,做鋁錠用的。”“從哪裡運來的?”“從外面運來的,是廢料,別人不要的。”“這個絲能做成鋁錠?”“是啊,燒熔後倒在模具里就成了。”“竈里的火不熄滅嗎?”“每天都要幹活,不熄火的,火小了就往裡面添煤。”“一般幾點鐘開始燒?”“下午5點開始燒。”“就在那口坩堝裡面?燒時氣味大嗎?”
  “那口鍋是專門熔鋁絲的,氣味大得不得了。”“為什麼會有氣味呢?”“這個我也不清楚,可能這個鋁絲本身就有味道。”
  記者湊近鋁絲仔細嗅聞,發覺鋁絲確實帶有一股異味,而且上面似乎還沾有不少污垢。
  11月18日下午5點多,記者再次來到對面村有色金屬冶煉廠,剛走進廠區,就聞到一股刺鼻且難以言喻的異味,有點像劣質煤燃燒的味道,又好像夾雜著油膩物質燃燒的味道。再朝里走,大量濃煙從冶煉車間冒出。
  一名戴著口罩的小伙子正在製作鋁錠。他先將堆在空地上的鋁絲倒入坩堝,由於倒入的是含有雜質的鋁,因此一股黑煙頓時冒出。記者聞到這股氣味後,馬上感覺胸口極度沉悶,呼吸十分困難,就像被人用手扼住脖子,為了吸入更多氧氣不得不作深呼吸,但幾乎沒有作用,整個人仿佛剛跑完五千米般,胸口隱隱作痛。
  記者註意到,由於竈邊溫度很高,這名小伙子已汗流浹背,他打開一旁的大型鼓風機降溫,頓時黑煙被吹散開來,朝工廠外擴散開去。
  小伙子將熔化的鋁水依次倒入模具後,鋁錠製作宣告完成。他又忙碌地再次重覆加料、熔化、倒入模具的流程。小伙子不愛說話,雖然戴著口罩減輕吸入黑煙程度,但他的眼部卻沒有任何防護措施,在熊熊火光的映照下,他的雙眼佈滿血絲,一片通紅。
  記者與對面村有色金屬冶煉廠的總承包人胡先生取得聯繫時,他表示,該廠是一個老廠,主要從事熔化金屬鋁,不會出現污染情況,但他也坦言,在冶煉過程中,一點味道也沒有是不可能的事情。胡先生稱,沒有居民向他反映過黑煙、氣味的問題,“我住在村子里,也沒聞到味道。”
  胡先生還稱,工廠早在幾年前就已經按照環保部門的要求,安裝了粉塵處理的裝置,防止影響周邊環境。“明年,工廠將進行改造,不會再用這種方式燒(冶煉)了。”
  [各方回應]
  村支書:焚燒煙霧未曾根除
  記者日前來到對面村村委會,村支書沈軍輝接受了記者的採訪。
  一問:村委會知道冶煉廠產生黑煙和刺鼻氣體嗎?
  沈軍輝稱,村委會方面已多次與冶煉廠的老闆聯繫,環保部門也介入過,要求安裝相應的環保設備,但焚燒產生煙霧的現象仍沒有根除。該廠總承包人胡某把業務轉包給三個小老闆,廠區內主要是廢舊金屬的物流、倉儲場所,焚燒鋁絲是其中一個小老闆所為。
  二問:村委會有何措施?
  沈軍輝稱,目前村委會方面已與冶煉廠談妥,該廠區僅作為倉儲場地使用,在今年12月底前,將徹底關停焚燒裝置。由於廠區地皮系對面村所有,若冶煉廠拒不改正的話,村委會方面有權拒絕租借地皮並將其收回。
  三問:煙霧、異味是否有害健康?
  沈軍輝稱,目前尚未有證據表明,煙霧、異味對人體健康產生影響。
  環保部門:
  確保年底前關閉或搬遷
  浦東新區環境監察支隊表示,經過查詢有關資料,該冶煉廠成立於1985年,於1993年10月轉制給現在法定代表人胡某,有工商執照,地址在川沙新鎮對面村六隊40號,職工人數28人。該廠東面為農田,西面和北面為公墓,南面隔川楊河200米處為該村居民住宅區。該廠主要從事熔鋁、鑄造、機械加工業務;主要廢氣污染源是3個熔鋁車間,所產生的工藝廢氣經布袋除塵後排放。
  10月20、22日,支隊曾受理了兩起居民反映該廠廢氣污染的投訴,按相關規定,支隊於10月31日匯同鎮、村相關人員進行了調查處理。經查,該廠3個熔鋁車間的工藝廢氣雖配套有布袋除塵器,但已經很長時間未更換,影響處理效果,廢氣排放口設置不規範。支隊要求:必須於2013年11月30日之前完成對現有布袋除塵器的更換,規範排放口設置。
  支隊還表示,此前根據上級部門要求,該村領導已經於10月20日到企業進行檢查,要求該廠的3個熔鋁車間必須於2013年12月30日之前關閉或搬遷;否則將聯合相關部門採取強制措施。
  昨天上午,接到記者反映的情況後,浦東新區環境監察支隊監察三科與川沙新鎮環保幹部、該廠所屬村委領導,對該廠進行了現場檢查。經現場檢查後,支隊要求冶煉廠做到以下工作:1、抓緊對現有布袋除塵器的更換,規範排放口設置整改工作,保證2013年11月30日前完成。2、確保今年底前完成3個熔鋁車間的關閉或搬遷。目前,該廠已書面承諾,同意落實支隊提出的整改要求。
  (原標題:夜幕中,煉鋁廠濃煙熏得人喘不過氣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沙發

cc00ccyg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